您当前的位置:文化渊源
金伞一柄诵大雅
发布时间:2011-9-22 16:00:23
近日,笔者怀着崇敬的心情,来到睢县苏金伞纪念馆,肃立在苏老先生的遗像前,默默吟诵着悬挂在遗像两侧的已故著名作家李准题写的“黄河悲国土,白雪送诗人”的挽联,更激起对苏老无比怀念和敬仰之情。

为求真理奋争先

  追记苏金伞先生的一生,他既是一位早期革命者,又是一位国家一级作家,全国著名诗人。他一生追求真理和进步,用手中的笔揭露腐败和黑暗,歌颂光明和正义。

  苏金伞先生出生于睢县周堂镇周营村一个书香门第、生活比较殷实的家庭。他自幼受深谙五经四书、知识渊博祖父的教诲,明白知识救国的理念,小小年纪就成了读书迷。八岁入本村“国民小学”,取名苏鹤田。初小毕业,考入睢县高等小学。在县城上学时,校长易立献,据鹤意,给鹤田配字为“筠仙”。后即以字为名,称苏筠仙,又取其谐音,发表作品时署名“金伞”。1920年暑假,他以优异成绩考入开封第一师范。从此思想认识产生了新的飞跃,对“五四”运动以来兴起的自由诗产生了兴趣。1926年,他的处女作散文诗《拟拟曲》发表在创造社蒋光慈主办的刊物《洪水》上,自此,便开始了他的诗歌创作。1927年,蒋介石叛变革命,大肆逮捕屠杀共产党人,苏金伞万分气愤,就在革命处于最低潮的白色恐怖下,毅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不久,又担任了校党支部书记。1928年不幸被捕,狱中他坚强不屈,坚持办手抄小报,宣传革命真理。

  1929年8月出狱后,在开封地区地下党领导人刘鸿文(解放时任省委统战部长)和地下党员、《中国时报》社长郭海长(曾任省政协主席)领导下,从事有组织有领导的革命文艺工作。1937年,抗战爆发后,他满腔热情,以诗为武器,动员群众,宣传党的统一战线政策,鼓舞革命斗志,写出了不少光辉诗篇,其代表作《我们不能逃走》,发表在胡风创办的刊物《七月》第二期,鼓舞全国人民奋起抗战。日本投降后,蒋介石发动内战,使全国人民重陷水深火热之中。1946年7月5日闻一多先生被国民党特务杀害,他闻讯极度愤恨,连夜写了题为《控诉太阳》的诗。针对国民党的黑暗社会和特务统治,他又写了《国民身份证》等政治讽刺诗。1946年《大公报》评论苏金伞的诗时说“讽刺深刻而又得体,当世无第二人。”1948年6月,解放开封,苏金伞先生与嵇文甫等进步作家共同奔赴解放区,受到了邓小平、刘伯承、陈毅的热烈欢迎。之后,他进入北平做接受高等学校工作。在这期间他写了大量的诗,如《在豫皖苏军区》、《在汝河岸上》《初见刘伯承、陈毅、陈赓三将军》等。1949年1月,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了他的诗集《窗外》。1949年10月1日,苏金伞参加了开国大典。不久,受省委书记吴芝圃邀请,回河南筹建河南省文联,任省文联副主席,创办《翻身文艺》,任主编,成为专业作家。

三跌未泯诗人志

  解放后的中华大地一派勃勃生机。苏金伞先生在国民党反动派禁锢下的思想像火山一样,一下子奔涌出来,他放声歌颂伟大的中国共产党、人民政府的丰功伟绩,歌颂人民群众获得新生后扬眉吐气的精神风貌,描写翻身后农民获得土地的喜悦,如在名诗《三黑和土地》中,他热情洋溢地写道:“农民一有了土地,就把整个生命投入了土地;活像旱天的鹅,一见了水就连头带尾钻进水里。恨不得把一块土,都送到舌头上,是咸是甜,自己先来尝一尝。”这是何等恰切的比喻,何等炽热的诗句啊!如果没有对翻身后农民的观察和热爱,是不可能写出这样优美的诗句的,后这首令人百读不厌、爱不释手的好诗,被编入了初中语文课本。

  自古雄才多磨难,坎坷征途君受冤。诗人苏金伞也和很多古今诗人一样,历尽磨难。1955年在“反胡风”运动中,曾因给胡风编辑的刊物供稿及通信,被审查年余,险些被打成“胡风分子”。1957年在鸣放中,又被错划为“右派”,批斗后被下放到河南新县“监督劳动”。“文革”中又遭劫难,于1968年他和爱人道铎一起,被下放到河南西华农场“省文艺界五七干校”落户改造。在这长达20多年间,虽屡劫受冤,几经磨难,但他始终信念坚定,赤心向党,铸就了顽强的意志和高风亮节的品格。

晚霞辉映更斑斓

  三跌未泯诗人志,九秩犹存童稚心。具有历史转折意义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三中全会,彻底平反了苏金伞先生的种种历史冤案,解除了长期压抑的精神枷锁,他再次获得思想的彻底解放,全家也迁回郑州,恢复了省文联副主席的职务。80岁高龄的老人再次焕发了革命青春,他以饱满的热情和旺盛的精力投入创作之中,尽情挥洒心中的美感。他的诗歌创作像打开闸门的洪流,汹涌澎湃;像茧房抽丝,佳作迭出,珠玉纷呈。他决心要把20多年耽误的诗债一下子追补过来。诗艺创作也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形成了他诗歌创作的又一个高潮期。如《春天的呼唤》、《蒲公英》、《大麻叶》、《柳丝》、《渡船》、《春雷伴着细雨》、《寻找》、《最好的早晨》等,先后由人民文学出版社、百花出版社出版了《苏金伞诗选》和《苏金伞新作选》,深受人民群众的喜爱,得到了文艺界的高度评价。1997年1月24日,苏金伞先生以91岁高龄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他无限热爱的中华大地和文学创作事业。

本色诗家百世师

  金伞一柄诵大雅,好诗百年醉后人。苏老先生一生为人民,人民永远怀念他。1997年苏老仙逝后,河南省文学院艺术殿堂里,塑了他的浮雕。2006年6月,在苏老先生的家乡——睢县就开始积极筹建苏金伞纪念馆。经过一年多精心筹建,如今纪念馆已经对外开放。苏金伞纪念馆内容详实、丰厚,有苏老先生生前办公桌椅、文房四宝等遗物,含不同时期珍贵照片及其生前收藏的李准、魏巍、艾青等大作家和书画家的艺术精品40余件,还有睢县文联收藏的省级书画作品100件。中国书协主席张海,中国诗词学会名誉主编、全国著名诗人刘征为“苏金伞纪念馆”题写了馆名。全国著名诗人马潇潇和中国书协会员、军旅书法家李泰和省文联原主席何南丁、副主席孙荪,省社联主席杨杰,省文联党组书记吴长忠,省文联主席、著名画家马国强及睢县县委书记魏昭炜、县长陈向阳等分别题词庆贺。

  天生一个苏金伞,本色诗家百世师。苏老一生共发表诗歌、散文等300多首(篇),有多首诗歌被翻译介绍到国外。他一生追求真理和进步,具有正直、朴实、宽厚的高尚人格;他的诗淳朴真实,精巧厚重;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艺术魅力,苏老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,是忠诚党的教育事业和文艺事业的一生。在我国文学史上具有很高的权威地位,他的人品和诗品都是我们永远学习的榜样